暴力违法行为香港社会风雨飘摇乃不争的事实-山寨新闻
点击关闭

市民第一-暴力违法行为香港社会风雨飘摇乃不争的事实-山寨新闻

  • 时间:

古天乐宣萱犯罪现场

「摧毀公物促進增長」是否奇談怪論,已無需太多闡釋,常識而已。明辨是非、澄清謬誤,人盡可之;于香港風雨飄搖之際,發表此言論,動機何在、後果如何,市民也都「心水清」。面對社會批評,林先生一方面聲稱「聞過而喜」,一方面又表示「難以接受」,厚己非人,竟無半點邏輯自恰,「筆耕半世紀」而修為至此,「百思不解」的恰是社會公眾。

更離奇的是,林先生自己竟先「未審先判」了。在進一步解釋香港經濟下行原因時,說這跟「有警方無差別毆打示威者及路人」有關,誣衊說跟「北京不希望同胞來港,自由行人數急挫」有關。也不說什麼「獨立調查」了,也不要什麼「聞過而喜」了,林先生自己做起法官,統統都有「定論」,露出的一副為辯白急赤白咧的模樣,真是斯文掃地。

如果「第一板斧」照見林先生的心虛,他使出的「第二板斧」就更強詞奪理了。上篇文章,白紙黑字,自己豪言「暴力破壞有助GDP增長」「搗毀公物仍有一點積極作用」;到了這篇,又寫出洋洋洒洒千余字,否認GDP的意義,拋出「GDP增長無用論」。表面學術語言,其實插科打諢,顧頭不顧腚,看得人一頭霧水、不知所云。林先生,您到底想說什麼?

正如我們上篇評論指出,希望林先生「善用手中的筆,站到公義的一邊,表現出真愛香港的一面」。今天,我們依然有這樣的呼籲:「香江第一健筆」,需要健康起來,撥正是非觀,傳播正能量,於時局作出真正的建樹來。

自己發表不當言論,卻不讓人發表評論,在林先生最新造作的文章里,邏輯已像篩子一樣,更加不堪一擊了。

筆耕半世紀,獲封「香江第一健筆」,《信報》創辦人林行止本應在文章里講出邏輯、事實,體現正義、擔當,然而其近期兩篇文章,竭力為暴力行為解畫、為歪理邪說正名,不惜折損斯文並貽笑世人,此「職守」、此「矜持」,惹人唏噓、嗟嘆。

他說,不接受言論受「監察」,因為自己享有「言論自由」。林先生用來狡辯的「第一板斧」,真是莫名其妙。香港同胞在基本法保障下,當然享有充分的言論自由,林先生大言炎炎,已經自證。但自己能說別人不能說,先以主觀上的惡意揣測否定別人說話的正當性,便是不講道理了。有言論就有評論,有討論就可以辯論。如果以為堵上別人的嘴就能說明自己一貫正確,如果只想自己有言論自由不讓別人有言論自由,林先生倒是以自己的方式證明了什麼才是真正的「凌駕」;倒不如堵上自己的耳朵,活在筆鋒所至無往而不利的幻想世界中。

暴力破壞有利GDP增長?林先生,暴力豈容煽惑

就事論事,林先生的「失焦」也是刻意為之。香港經濟下行,連續三個多月暴徒的暴力破壞行為更讓香港背上沉重包袱。林先生看不見社會騷亂的震蕩波正蔓延,各行各業都開始受到衝擊?聽不到市民正叫苦,「手停口停」的大有人在?沒有注意到一些國家和機構已拉起警報,消損着香港的國際形象和國際競爭力?自己選擇性視聽,也想蒙蔽廣大市民,自己逞口舌之欲,卻不顧他人生計死活,埋首書寫卻為了「尋覓新意」而出位,真的對得起「殷殷垂詢的讀者」嗎?

珍視言論自由,更要善用言論自由。明知香港亂夠了,非社會所樂見,還一味鼓噪;明知暴力衝擊違法,置市民於水火,還一直抬轎;林先生所行使的言論自由意欲何為?有人說,香港當下局勢,正是一面「照妖鏡」,能看出誰是真愛香港、誰想香港「攬炒」。坐在冷氣房裡指點江山的林先生,真的需要好好想想了,什麼才是「以正視聽」,什麼才是一名文人應有的擔當?

筆力雄健卻被心魔奴役,為賦新詞不惜顛倒黑白,林先生作為香港一名資深媒體人,越來越讓人失望。暴力就是暴力,違法就是違法,因為暴力違法行為香港社會風雨飄搖乃不爭的事實,林先生不應當褻瀆自己的言論自由,再發那些煽風點火的文章了。五十年筆耕不輟,其勤苦讓人欽佩,若下筆千言,信口雌黃卻言不及義,讓人惋惜。牢牢把住是非善惡的準繩,貢獻止暴制亂、恢復秩序的大局,讓香港重歸繁榮穩定,才是媒體人應有的情懷和作為。

GDP增長不是萬能的,但意義客觀存在。作為一項衡量經濟發展狀況的重要指標,世界各國、各地區普遍採用,各市場主體均藉此決定或審視市場行為,其有現實性,也具先兆性,從來不是可有可無。林先生自知狡辯,倒打自己一耙,有點「裸奔」的意思了。

今日关键词:中通快递率先涨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