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快3用什么软件预测-中塑资讯
点击关闭

中国政府-美国的黑手为什么要在香港掀起“颜色革命-中塑资讯

  • 时间:

鹿晗为关晓彤庆生

作為支撐香港繁榮穩定和正常運行的重要支柱,尊重法治和維護秩序是最重要的。香港作為一個國際金融中心,如果規則被破壞,外部資金就不敢來。如果資金不敢進入,香港就會變成「死港」。這是「黑手」掀起暴力,破壞法治和規則帶來的最直接後果。

有香港經濟學家告訴刀哥,而作為海外資金的流向,「旅遊警示」是一個重要參考指標。就因為如今暴力活動泛濫,香港已經被20多個國家、地區發出旅遊警示,這就意味着會帶來非常負面的結果。

對這些攪亂香港的黑手,我們只能斬斷,也必須斬斷!

這些人起初竭力在幕後掀起反修例活動,真正目的是保證自己可以長期在香港逍遙法外,同時還能讓自己的經濟收益不受損失。已經有媒體披露,他們最初為香港青年的暴力活動提供資金,為他們製造輿論聲勢。是真正意義上暴亂初期的引燃者。

美國的黑手為什麼要在香港掀起「顏色革命」?一是這裏一群它們可以操縱,也願意為它們操縱的年輕人;二是美國當前認為唯一能夠對自己的霸權形成挑戰的,就是中國,所以要借香港消耗中國,並製造一個「顏色革命」的樣板。

文中圖片來自網絡

套用在香港問題上,也是如此。

美國沒有傻到覺得自己能讓香港進入西方懷抱,或者讓她再度與中國分割。美國的現實目標只有一個,打掉香港全球第二金融中心的位置,讓核心金融人才和其他高端人才出走香港。更要打掉這類人才對中國的信心,從而讓人才和資金都從香港流出。

從去年底今年初邀請香港「民主派代表」組團前往美國,與美國國會議員、政府高層多次會面,到美國高官和政客如今公開站出來為那些暴力青年的行為撐腰。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發言人日前已表示,「美有關議員混淆是非、顛倒黑白,煽動暴力犯罪,他們用自己的言行表明,他們就是極端暴力分子背後的黑手」。

外部勢力要想攪亂香港,必須藉助于香港的「內因」。可以說,這個「內因」或者說「內應」,一部分是因為香港幾十年來發展模式固化導致的,還有一部分是已經把西方民主當為自己「政治底色」,長期以來一直想讓香港變「變色」(尤其是1997年之後)的人。

從去年到今年,李柱銘、陳方安生和李卓人等老牌「民主領袖」與美國及西方政府、議會的接觸達到空前密度,形成越來越肆無忌憚的勾結,這些勾結為香港街頭政治的膨脹提供了罪惡的燃料。而黃之鋒、羅冠聰等人,正接過他們的「衣缽」。

正如島內媒體所言,民進黨在期望、鼓動香港激進勢力走向更為極端、暴力的近乎恐怖主義路線,製造更大的流血事件。藉此,民進黨就可火中取栗,實現它們想要的「勝利果實」。

由於殖民時代的經濟結構延續,造成香港經濟高度壟斷集中化,而1997回歸時,被英國設計了極度自由的政府治理體系。在這種背景下,香港政府明顯是一個「小政府」,法律、教育、媒體輿論等等非常重要的社會治理與影響支柱,別談受控于特區政府,眼下甚至似乎站到了對立面。

今年7月31日,前香港特首董建華公開指出,「香港的事態演變、爭議提升之快速、規模之龐大,組織看似鬆散卻非常精密,令人有理由相信,其中必有幕後推手或是外部勢力介入,種種跡象都指向台灣和美國」。

貳美國美國最近對香港問題的干涉,以及私下裡對香港暴力活動泛濫的攪動,已經被中央政府的各有關部門N次點名。

從這次香港暴力活動升級之初,我們就能看到很多「台獨」分子曾經似曾相識,甚至是完全一樣的套路。比如說,佔領立法會,幾年前那些「台獨」分子不就是這麼乾的么。而且,那些年輕「台獨」分子不但經常邀請「港獨」分子前往台灣學習、交流經驗,而且前者還在台灣媒體上為後者搖旗吶喊。

而美國及其他外部干涉勢力也很明白,他們在香港離不開一批漢奸人物的配合與助攻。所以,「狼狽為奸」是最貼切的形容。

很多人都記得,1998年亞洲金融危機,中央出手救了香港。 作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這個地位暫時還沒有內地的城市能取代。

第一,是瞄準了香港的「國際金融中心」地位。

很多人都已經注意到,香港圍繞一項原本並不複雜的立法,從最初的爭議激化成全港大動蕩,直至暴力肆虐,衝擊到香港法治的根基,事態的一步步發展與美國對中國的全局性施壓,是多麼地「合拍」。

現在的蔡英文當局心裏很明白,自己最大的「外交」,就是跟着美國,服務好美國,甚至是伺候好美國。這樣自己才有存在感,才能讓美國不忘自己的價值和作用。所以,有些臟活美國不方便出手,民進黨和蔡英文當局表現得很積極。

這第一部分人以外逃不法商人,及與西方有着秘密利益勾結的群體為主。比如經常有媒體提到的「北樓餘孽」(因為涉嫌巨額貪污行賄、違規操縱市場等行為而遭到通緝的),以及經營了《蘋果RB》虧了十幾億港幣,仍然活的很滋潤的香港財閥黎智英等人。

連日來,中聯辦、中國外交部駐港公署,甚至設立36年來發言人首度發聲的全國人大外事委員會,都把矛頭指向了美國有關政客,他們是香港暴力犯罪分子背後的那支「黑手」。那麼,攪亂香港是美國的「單兵突進」?還是多重勢力的合謀?

比如,力挺香港暴力示威者,妄圖以台灣為策源地向香港乃至大陸輸出「顏色革命」這件事,已經有不少傳聞稱,台灣民進黨和相關的NGO組織是給香港暴力青年組織背後出資的「金主」。

藉助于英殖民者設計的所謂「自由」政治制度,這些人將此作為「毒丸」使用。弱政府和鬆散的「民主」,使特區政府夾在資本和基層民眾間,對任何一方都難有權威。恰恰是這些人中,一部分謀划著將這些香港暴力青年和示威者當做「炮灰」,煽風點火、推波助瀾,換取自己的政治和商業利益絲毫不損。

從以關稅為主貿易戰,到美國開始動用貨幣政策,力圖壓低美元,再到美國財政部本月初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美國對中國的金融戰事實上已經「箭在弦上」。如果說,貿易戰是為了解決「貿易公平」的問題,那麼金融戰則關乎一個國家的經濟金融安全。

香港!這顆東方之珠,如今已經進入命運的關鍵時刻。

甚至,民進黨當局還成了那些香港非法暴力犯罪分子的「收容所」,為他們提供庇護。並稱這些潛逃到台灣的香港暴亂嫌疑人為「來自香港的朋友」,甚至公開為香港暴力活動募集物資,充當後勤部長。

其次,台灣民進黨插手香港事務,完全是策應美國對華的「意識形態戰」和顏色革命。

壹內應學過唯物辯證法的人都知道,事物的內部矛盾(即內因)是事物自身運動的源泉和動力,也是事物發展的根本原因。而外部矛盾(即外因)則是事物發展、變化的第二位原因。因此,內因是變化的根據,外因是變化的條件,外因通過內因而起作用。

長久以來,美國通過金融霸權把世界的錢都裝進自己的腰包;通過軍事霸權,把戰火燒向別國;通過文化霸權,把美國的那套思想塞進全世界人的頭腦里。美國就是靠犧牲其他國家的利益,來換取自己國家的利益。

就連美國自身,如今也都步入相對衰退的軌道。國內更不用說,白人至上主義再次猖獗,種族主義言論此起彼伏,社會撕裂已經不僅僅是網上或者現實中的遊行抗議衝突,最近美國發生的幾起重大槍擊案,幾乎都是白人針對其他族裔殘暴開槍。

你看,甚至把台灣排在美國前面。

在最近有關香港問題的聲明和議論中,「顏色革命」四個字被提及的次數越來越頻繁。無論從操作手法,組織方式還是最終的目標,香港暴力青年的行為已經分明指向了這已經滑向一場「顏色革命」。

台灣,更明確說是民進黨和「台獨」勢力,它們在當前香港暴力亂象中的角色,已經不僅僅是顛倒黑白、煽風點火、造謠生事。它們借香港局勢,不斷做出誇張出位的表演,有着更多的政治目的。

這第二部分人的典型代表就是李柱銘、陳方安生和李卓人等,可以說他們是在政治上配合美國西方干涉香港問題的「內應」,甚至可以說是漢奸。

暴力、失序和謊言,近乎于讓香港面目全非。這背後,誰是攪亂香港的黑手?它們究竟為什麼想攪亂香港?

叄台灣除了那些香港內部的「漢奸」,以及美國這隻黑手之外,被提到最多的另一隻黑手就是台灣。

第三,「台獨」想讓「港獨」壯大聲勢,然後形成連鎖反應。

他們在香港有各種資源,可利用資本榨取財富;他們在司法、媒體和商業圈子裡擁有「人脈」和「消息」,所以目前在司法上還保有相對特殊性的香港,便成為了他們唯一的避風港。

民進黨執政這幾年,台灣經濟和民生搞得怎麼樣?這個答案已經是有目共睹的了。不然的話,高雄也不會颳起「韓流」,縣市長選舉民進黨也不會潰敗而歸。但是,民進黨擅長搞選戰。自從蔡英文上台,台當局兩岸政策即轉向「反中、抗中」路線,為轉移島內社會對民進黨無力處理兩岸關係的質疑與不滿,將炒作與渲染涉陸涉港議題作為支撐蔡執政的重要策略。

自己已經變得很亂了,當然不能讓競爭對手比我好。這是美國人的典型思維。所以,中國發展模式下帶動的「一國兩制」,成為美國人這次攻擊的主要重點。他們攪亂香港,遲滯香港的發展,也是為了在國際上為自己帶來話語優勢。

另一部分以「民主派人士」的面目出現,在理念上甘願成為西方的「馬前卒」。慫恿香港年輕人的「港獨民粹」,同時為境外勢力的干涉鋪路,還幻想玩「顏色革命」顛覆政權的把戲,讓西方那一套引入香港。

自從冷戰掀起之後,美國一直認為誰挑戰了它作為第一霸權的地位,它就要搞垮誰。這是它對「顏色革命」樂此不疲的一個很重要原因。美國的國家本性,就是把世界一切有利於美國發展的因素都吸收過去,把美國國內一切不利的因素都轉移出去。

二十一世紀的中美之間在國際上的競爭,已經越發體現為不同發展模式的競爭。經過近30年的發展,中國的發展模式已經取得翻天覆地的巨大成就。相比之下,以美國為代表的西方發展道路遭到空前的質疑。

過去殖民時代的香港,政經權力完全集中在英國統治者和他們的少數代理人手中,但集中經濟和集中政治是匹配的。而現在,香港經濟壟斷、政治分散,經濟基礎顯然與上層建築不相匹配。這為香港一些人興風作亂打下了基礎。

第二,通過「顏色革命」,維護美國的霸權。

首先,民進黨和「台獨」勢力將發生在香港的事件,作為自身參加2020年台灣選舉的「政治提款機」。

資本的一個特性就是「避險」,即便一個項目的前景很好,且產地不在香港本地,但只要主體機構在香港,也是會受到影響。金融服務業如今在香港GDP中所佔的比重達到20%左右。如果沒有資金流入和人才的保證,香港變「死港」,意味着連渾水摸魚的人都沒有。

尤其是香港涉及「一國兩制」,更讓民進黨像打了興奮劑一樣,熱衷於搞亂香港,展示所謂的「負面效應」,讓島內民眾對「一國兩制」產生誤解,甚至是污名化。同時逼藍營在這個問題上表態,最後企圖形成自己的選舉優勢。

那麼,美國這隻黑手攪亂香港的目的是什麼?刀哥覺得,其目的可能有三個。

他們這些人以所謂「香港民主派領袖」的光環,積極地對港人製造「洋菩薩」能夠挽救香港的假象。他們之所以這麼做,是因為日益感受到,在香港回歸之後他們自身在香港政治圈中的存在感降低,被拋離感空前強烈。所以利用「反修例」和美國的支持,希望能攪亂香港,重新讓自己在香港政治圈中發揮影響力。

第三,通過搞亂香港,為自己的西方發展道路「挽回顏面」。

今日关键词:2022冬奥会吉祥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