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本土民营企业雪松控股已是第二年上榜-嘉鱼新闻网
点击关闭

广州企业-广州本土民营企业雪松控股已是第二年上榜-嘉鱼新闻网

  • 时间:

23岁空姐坠楼失忆

廣州在改革開放初期招商引資的過程中,並非一帆風順。1984年,廣州收到消息得知中央準備設立「國家級開發區」,可以實行和經濟特區類似的政策,在區內為企業提供優惠,但中央最初並未考慮廣州。

粵港澳大灣區政策下,千年商都將誕生更多世界級企業

雪松的「走出去」,不僅代表着中國民營企業的崛起,也是廣州全面國際化的重要體現。下一個20年,廣州將隨着大灣區的建設逐步邁入國際化大都市,必有更多本土創新企業閃亮登上國際舞台。

除了日化,汽車製造業的巨頭也和廣州有緣。1985年,法國標緻成立了廣州標緻,以合資經營方式生產輕型汽車。但隨後標緻發展不盡人意,直到1997已虧損29億元,並欠下巨額債務。儘管如此,廣州的汽車產業已經積蓄起一定基礎。為了振興汽車製造業,廣州市政府汽車工業辦公室和廣州汽車集團有限公司開始重新招商引資。1998年,本田以1美元的象徵價格接盤了標緻在中國的股份和債務,並宣布與廣汽合資,成立廣州本田。

南方網全媒體記者 賓紅霞

「千年商都」廣州是怎樣吸引到如此多世界500強企業的?興許,回顧歷史,我們能略知一二。

為了讓廣州有更多的「本土創新力量」,廣州市政府早在80年代就開始布局高新科技行業。在80年代,廣州市的資金相對拮据,卻在1985年就提出要建立高新技術產業區。1988年,廣州市從各個渠道募集了700多萬資金,在天河區五山路建立了「五山一條街」,為各類外資民營科技企業和本土民營提供創業條件,這也成了後來天河區科技產業的萌芽基地。90年代年,廣州市政府又參照了亞洲四小龍的城市規劃經驗,綜合世界上各類科學城、軟件園的建設經驗,建設了廣州科學城。

從改革開放到引進世界500強在今年7月初的夏季達沃斯大會上,世界級500強公司雪松控股的廣州成長路徑,成了海內外嘉賓熱議的話題。但若要真正了解廣州的外資企業進駐史以及500強變遷,還得從改革開放說起。

當時的市委書記許志傑得知這一消息后,焦慮得徹夜難眠。「如果拿不下來,我們怎麼和廣州市民交代!」許志傑生怕廣州因此錯過了經濟發展的紅利,便連夜向中央起草了電報,說明了廣州作為千年港口城市的歷史,以及廣州開辦開發區的種種優勢。電報不長,但每句話卻是鏗鏘有力。後來,中央把廣州作為舉辦經濟技術開發區的14個城市之一,這才有了後面的世界級企業進駐的基礎。

到了2004年,500強汽車巨頭本田、日產、豐田均已在廣州落戶,廣州的汽車工業整體水平到達了一個新的水準。能吸引這麼多的汽車巨頭,和廣州優良的商貿文化、海陸空均便利的地理位置和政府的專業服務意識,是分不開的。

據悉,目前雪松已在瑞士、新加坡、英國、澳大利亞等10多個大宗商品重要節點國家與地區成立分支機構,業務節點沿着「一帶一路」遍布亞洲、歐洲和非洲等地。

在夏季達沃斯論壇上,張勁表示雪松控股正跟隨着粵港澳大灣區的步調,紮根廣州,積極開拓大宗商品全球產業布局,並且向產業鏈上下游延伸,積極開發有色金屬礦等資源,以滿足中國製造業的原料需求。儘管中國是全球最大的大宗商品進口國和消費國,但相比美國、瑞士等國家,中國在國際大宗商品市場的議價能力卻相對較低,國內的製造業供應鏈面臨很大的成本壓力,一定程度上對國家的實業發展造成危機——這也是雪松立志「走出去」的主要原因。

儘管如此,若一個城市的企業完全依靠外生的因素產業來向價值鏈的高處攀登,城市的根基便會不穩。以汽車工業為例,儘管廣州汽車工業的整體水準隨着日資企業進駐有所提升,但由於日系汽車和廣州本土製造業之間無法形成良好的產業協作關係,這使得廣州的零部件生產商進步緩慢,目前競爭力比較弱。顯然,廣州需要更多強勢的本土創新力量。

2000年前,廣州港成為秦漢時期對外貿易的窗口,此後成為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明清時期的十三行,又見證了老廣州的繁華昌盛;改革開放后,廣州通過一代代人的不懈努力,不斷優化商業環境,引進了許多世界500強,又誕生了許多的本土創新力量。

務實、低調、上進的粵企,自然不會放過和外資企業同台競爭和搏殺的機會。外資進入加速了實業的發展,外資和本土民營企業的不斷良性競爭中,一批批優秀的本土企業茁壯成長。以日化行業為例,曾經寶潔在廣東市場佔據絕對霸主地位,但立白、威露士等廣州本土優秀企業的先後湧現,打破了這一僵局。

7月22日,《財富》世界500強榜單發佈。榜單顯示,廣州有3家企業上榜,而廣州本土民營企業雪松控股已是第二年上榜。隨着粵港澳大灣區政策的持續推進,目前已駐紮了301家世界500強企業的廣州,正不斷向世界傳遞出其開放包容的態度。

據統計,目前已有301家世界500強企業落戶廣州,涵蓋電子信息業、汽車製造、船舶工業等先進製造業。500強產業紛紛落戶廣州,帶給廣州的不僅僅是稅收增加和就業的增多,更重要的是產業的躍升。

從引進500強,到誕生本土創新力量

在千年的商業文化熏陶下,廣州這座老城無疑正在蝶變,其城市核心競爭力不斷提升。廣州這座老城發生的種種變化,正暗示着,類似雪松這樣的本土民營企業,未來還有很大想象空間。可以預見的是,隨着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持續深入,廣州必然誕生更多的世界級企業。

從雪松控股的成長關鍵節點看,每一輪的飛速成長,和其他的廣州企業一樣,都離不開廣州的實業崛起、貿易環境的不斷優化以及廣州市政府的支持。2018年,雪松以2210億元營收上榜《財富》世界500強361位,擠進世界一流企業行列;2019年,雪松以2688億元在世界500強榜單上躍升至301位。誠如張勁在達沃斯之夜所言——廣州是一個福地,雪松和其他本土企業的發展,都離不開廣州。

眼下,這座擁有着開放、務實氣質的千年老城市,即將迎來新的一輪騰飛機遇——粵港澳大灣區。

1988年,世界級500強日化巨頭寶潔進入廣州,與肥皂廠、和記黃埔及廣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建設進出口貿易公司等共同組建了廣州寶潔有限公司,在一德路試水海飛絲洗髮水。海飛絲上市短短不到1年,就成為在廣東家喻戶曉的品牌,拿下了廣東15%的市場。這一次的試水后,寶潔更堅定了在廣州長期發展的信心。

同樣為外資企業的日化企業安利,90年代初進入中國,試圖在北京、深圳等城市考察並設廠。「那時我們每到一個地方,他們提的問題都是安利能作什麼貢獻,會創匯多少,只有廣州在圍繞怎樣幫安利取得成功,」鄭李錦芬回憶道,廣州官員的專業程度給安利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最終打動了安利。

正因有了廣州多代人的不懈堅持,廣州的高新科技產業才得以爆髮式發展。以電子信息產業為例,廣州陸陸續續吸引了索尼、松下、LG、飛利浦等世界500強企業,又誕生了金鵬電子這樣的優秀電子企業。近年來,本土的網易計算機、華南資訊、京華網絡等軟件企業,也多次被評為全國軟件百強企業。

回溯廣州80、90、00年代的500強進駐歷史,我們也能發現,廣州市的政府相關機構發揮了非常關鍵的作用,為廣州的營商環境紮下穩固的基石。

雪松也是廣州本土創新力量中的佼佼者。雪松控股誕生於1997年,正值我國改革開放後市場經濟快速發展的黃金時期。2000年前後,雪鬆開始進入了銅、鋁、鋅等大宗商品領域。隨着地產業務的發展,雪松在大宗商品領域積累了足夠經驗,並向產業鏈上下游不斷深入。2002年,中國宣布加入WTO世界貿易組織,雪松則正式開啟了大宗商品業務板塊的全面布局。2012年,國家印發《國內貿易發展十二五規劃》,雪松躋身華南一線金屬貿易商,營收破200億元……

廣州吸取了上次和標緻合作的教訓,在和本田合作中實行機制創新,堅持「重大決策事項實行中外雙方聯簽制」。和標緻使用着同樣的基礎設備下,廣州本田卻2年間就實現盈利。

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背景下,廣州正在深化重點領域和關鍵環節的各項改革,積極制定出台多項舉措來改善營商環境。以黃埔區為例,目前該區針對「總部經濟」給出了相當豪氣的獎勵。比如,若總部企業要落戶黃埔,可以申請辦公用房等補貼政策,如購置辦公用房並且自用,按照購買房價的10%一次給予補貼,最高可達到500萬元。

就在廣州辦「國家級開發區」的1984年,美國最大的食品公司莫里斯進駐廣州,以輕工業製造拉開了廣州引進世界500強的序幕。談及選擇廣州的原因,莫里斯方面表示,廣州人口密集,又有着開放的商貿傳統,很適合辦廠營商。

今日关键词:明星取消浙江跨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