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有和记者一样的「一夜临时住客」投宿-最新国内新闻
点击关闭

介休新闻-虽有和记者一样的「一夜临时住客」投宿-最新国内新闻

  • 时间:

富兰克林四双

受交通癱瘓影響,巴士、小巴及港鐵只能維持有限度服務,不少市民寸步難行。有無恥白牌車黨更藉機趁火打劫,索取天價劏客。

有黑色客貨車在旺角一帶兜客,記者佯裝有意乘搭上前問價,司機指由旺角去荔枝角索價150元,比同路程市區的士收費約63元高出不少。

圖:記者租住的賓館,350元一晚,屬最小的客房

「加一千元都載不到馬鞍山」「馬鞍山去唔到呀!吐露港公路來回線全封,加1000元都載唔到你去!」的士司機說,記者嘗試截車,但的士全部「冚旗」,只有在乘客行近查詢,表明目的地,才決定是否接客。多名的士司機說,吐露港公路全線封閉,無法前行,就算車費加倍,也無法接載,當時已是晚上11時許。

暴亂重創旅遊業,雖有和記者一樣的「一夜臨時住客」投宿,始終無法以令酒店賓館生意起死回生。馬先生坦言,六月至今生意大跌超過一半,旅客被暴亂嚇怕,最差的時候,持續一星期入住率大跌九成,甚至零住客,「現時是蝕住做」。

沿路上,趕收工的打工仔陸續爭相跳上小巴,其間有乘客詢問小巴落車地點,司機無奈地說:「我都唔知呀,見路就行,我都唔知行到幾遠!」小巴高速穿越紅隧,駛至彌敦道,在油麻地果欄附近,終於遇上暴徒堵路,全車乘客唯有下車。馬路上汽車稀疏,幾十個市民站在馬路兩旁,不知何去何從。

暴徒全港各區放火堵路,市民深宵無車可搭,有家歸不得!大公報記者前晚(12日)下班,與大批市民滯留在暴亂重災區旺角街頭,現場直擊小巴無法前行,同一時間巴士停駛,港鐵封站,記者無奈要租住酒店度宿一宵,竟發現房間爆滿,慘變「港式難民」。/大公報記者 馮錫雄、突發組(文、圖)

夜更深,記者在一間食店遇到也是被困街上、無法回家的市民,打算吃完宵夜,返公司度宿,幸好此時遇上「救兵」,一名熱心市民稱,剛從尖沙咀義載市民前來,願意協助,並義載記者到尖沙咀尋找賓館。記者最終在尖沙咀海防道找到賓館過夜時,已是凌晨一時許。

記者在網上翻查交通消息,發現港鐵佐敦站尚未關閉,立即急步前往。有港鐵職員稱,馬鞍山線已停止運作,記者期望去到大圍,再決定下一步。登上前往太子站的列車,但轉車時不為意,搭錯車,結果去了何文田站,這時港鐵即將暫停服務,記者唯有與十多名乘客返回地面。

一切,由昨凌晨坐上開往旺角的小巴開始。記者原打算由灣仔搭車前往馬鞍山,但在灣仔消防局外,已發現磚頭布滿馬路上,過海巴士線取消服務。這時,一輛開往旺角的紅頂小巴駛過,記者立即截停,跳上車,打算先過海再說。

「兩間賓館分別開業三年及五年,現在是最艱苦經營的時候,估計只能撐至農曆新年,如果社會仍然持續混亂,旅客不敢前來,唯有結業收場。」馬老闆慨嘆。

賓館老闆馬先生向記者說,前夜接獲幾名散客,都是深夜無家可歸,被迫到來住,全夜客房已爆滿。

賓館老闆:蝕住做隨時執由何文田站步行至蕪湖街,沿途多次嘗試截的士但不果,巴士站、馬路旁站滿急着歸家的市民。記者折騰了兩小時,由灣仔只去到紅磡,無奈打消回家念頭,改為租住酒店一晚,但就在附近的兩間酒店均已爆滿。與記者一樣四處找酒店的市民都抱怨,無車歸家,沒想到連住宿也無着落,對暴徒猖狂堵路,罔顧普羅市民生活和安全,無不咬牙切齒。

今日关键词:格陵兰岛冰层消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