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方承诺暴徒不再掟汽油弹就会撤退-胜芳新闻
点击关闭

平凉新闻网-警方承诺暴徒不再掟汽油弹就会撤退-胜芳新闻

  • 时间:

白城工地突发坍塌

有蒙面暴徒進入大學站路軌縱火。 大公文匯傳媒記者 攝

下時5時許,中大校長段崇智與警方溝通。警方表明,只要示威者不再掟雜物,警方可以退防線到橋尾,但當時有人持電鋸及未燃汽油彈前進,警方遂認為當時非討論時間,加上有人在山坡向警方掟雜物,故向山坡射催淚彈。

責任編輯:陳西

然而,黑衣魔及煽暴派立法會就隱去前因,聲稱警方「擅闖校園」。中大學生會會長蘇浚鋒更於昨日入稟,要求法院頒下臨時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沒有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許下進入校園,及阻止警方在沒有校方要求下在校園內使用「群眾處理武器」。

警方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昨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中大面積達134公頃,警方連日行動都集中二號橋300米至400米的路段。該橋是公眾通道,前後位置雖是中大業權,但二號橋橫跨吐露港及東鐵線,是本港重要幹道,每日有10萬架次車輛使用,最適合時速100公里,如有雜物投擲落去會引致嚴重交通意外,甚至傷亡,中大有責任做好保安。

有人質疑警方與「示威者」的武力「不對等」,警方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反駁,暴徒除了在山坡上掟汽油彈,還用弓箭射向警員。而這些箭在50米至80米內可穿透警員任何保護裝備,相信在外地,有人用弓箭去射任何人,警察已經開槍,「暴徒的暴力是非法,警方的武力是執法,如何將兩者衡量是否對等?」

他強調,警方行動目的只有一個,就是防止有人向橋下掟雜物。前日,警方發現有人在二號橋投雜物至高速公路,行徑非常危險,威脅途經該處的司機的人身安全。警方當時上橋驅趕及制止,但有關人等多次向防線攻擊、投石、投雜物及汽油彈,警方遂武力驅散。

警方強調,警員離開的前提,是暴徒不要向橋下掟雜物,校方亦曾作出擔保,警方亦給空間校方兌現承諾,但最後都一一落空,暴徒不僅追擊警員,之後更通宵阻塞吐露港公路。

中大:校園不容違法暴力(香港記者 余韻、姬文風)周一開始,中大有大批黑衣魔在校園及周邊堵路、焚燒車輛,有人更以汽油彈、訊號彈以至弓箭等致命武器攻擊前線警員,校園成為黑衣魔的武器庫。中大昨日發表聲明稱,任何人如意圖利用大學校園作出任何違法或暴力行為,大學必須按照大學既定守則及法例,維護校園及所有員生安全。

聲明懇切呼籲所有員生及社會各界人士,給予大學時間及空間讓大學盡快恢復秩序及安寧,讓大學可以繼續履行教與學的任務,以知識貢獻社會。

(香港記者 蕭景源、文森、杜思文)大學校園淪為孕育暴徒、製造武器的大本營。黑衣魔連續3天縱火破壞校園、毀校長室,更利用地理之便癱瘓校外交通要道、大肆破壞公共設施,更將暴力輻射到社區。其中,沙田中文大學的黑衣群魔草菅市民性命,連續3天在東鐵線、吐露港公路高空掟物堵路,更逃入校園阻警追捕,迫使警方到中大校園圍捕黑衣群魔,但就被黑衣魔及煽暴派抹黑為「圍攻大學」,中大學生會會長昨日更入稟申請臨時禁制令,禁止警方在沒有搜查令或按法例准許下進入校園。高等法院法官陳嘉信在聽取雙方陳詞後拒絕批出臨時禁制令。

「當警員退 汽油彈來襲」當日下午約2時,校方代表曾聯繫警方討論,協議是只要示威者不上橋掟雜物便撤離,但校方代表回去時,暴徒即違諾進逼,警方惟有用催淚煙及拘捕數人。

她慨嘆,很多「反修例陣營」的陳述和事實不符,雖然部分人士用上述強烈的字眼可能是想表達憤怒心情,但希望大家陳述必須合乎事實,不要火上加油,發放資訊時亦要fact check,用詞要合乎比例。

教授撰文駁斥被困謠言有中大的「黃」教授對此亦看不過眼。曾組織「媽媽反送中集氣會」的中大社會學系教授、親歷其境的蔡玉萍撰文,踢爆多宗由黑衣魔發出、有關中大事件的失實「文宣」,包括所謂「傷者及同學被困山城」、「警察要趕絕中大生、圍困他們」之說失實。

11日晚,眼見情況平靜,警方一度離開現場,但到12日清晨,食環署人員清理現場遭受攻擊。警方到場處理,及時制止,才令吐露港公路維持暢順運作。

高院開庭處理4小時後,法官陳嘉信決定拒絕批出禁令。

晚上9時,警方承諾暴徒不再掟汽油彈就會撤退,但當警員退後時,汽油彈甚至訊號彈來襲,警方在無可選擇下發射催淚煙驅散,並召水炮車到場協助。

在中大二號橋上,黑衣魔用大型投擲器將磚頭擲向橋下的吐露港公路。大公文匯傳媒記者 攝

中大黑衣群魔在本周一竄到橫跨吐露港公路的二號橋,罔顧安全肆意高空擲物阻撓車輛前進。警方即時採取行動阻止,但黑衣群魔扔汽油彈等阻撓警員,其後退回校園。當警員稍向後退,群魔即時上橋以汽油彈等攻擊警員,並繼續向下擲物。如此進進退退。黑衣魔退守校園後,繼續掟彈,又在校內縱火,情況一發不可收拾,警方只得進入校園拘捕群魔。

黑衣魔在中大二號橋對橋下公路上的汽車射箭。 法新社

中大在聲明中稱,在周二的「衝突」中,儘管校長及高層人員屢次嘗試作出調停及談判,最終都因「雙方持續對峙」而不果,而在「對峙」及「衝突」過程中,在場者持續投擲汽油彈及攻擊物品等,警方亦多次發射催淚彈及橡膠彈等,導致校內多名員生受傷,大學深表遺憾及歉意。

中大橋下有塑料支架被綁在東鐵線的高壓電線上,路軌上有大量雜物。 大公文匯傳媒記者 攝

數名暴徒在大學站月台向列車車廂內投擲燃燒彈。 美聯社

大學站的列車被縱火後一片狼藉。 大公文匯傳媒記者 攝

向警防線射箭 反說侵校他強調,校園從來都不是無法可依的地方,並強調警方執法並非針對某一個地方,執法亦不會有另一把尺不是看地方,而是視乎有否人犯法。事實是,暴徒不斷衝擊警方防線,掟磚、雜物及汽油彈,更加有人向在場警察射弓箭,威脅警察生命安全。在警告無效下,警方在別無選擇下就要採取行動制止暴行。

吐露港公路北行線通車後,當車輛經過二橋時,黑衣魔叫囂禁止通行,並向下投擲磚塊。大公文匯傳媒記者 攝

警方:守橋非攻 暴徒背諾(香港記者 蕭景源)煽暴政棍和中大黑衣魔顛倒黑白,指稱警方「侵犯」中大,又誣衊警方反口不撤令衝突升溫。警方昨日列出前日的時序,踢爆黑衣魔一直由天橋擲物癱瘓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線,利用校長和警方的談判來逼警方撤退,而警方與校方的承諾前提是,黑衣魔不再從橋上投擲物件並停止向警方攻擊,但全世界都可以看到,在警方撤走後,暴徒仍在吐露港公路不斷堵路及縱火,令交通全癱,「反口的是暴徒而不是警方,暴徒的目的就是破壞。」

校園是公眾地方 警可執法律政司是次派出資深大律師孫靖乾出庭。他指出,根據《公安條例》第二條,警方有權進入公眾地方執法,而公眾地方的定義是指公眾有權進入或獲准進入的地方。由於中大校園是公眾獲准進入的範圍,符合公眾地方的定義,若中大校內有破壞安寧的公眾集會,警方有權進入執法。

警方行動部高級警司汪威遜昨日表示,警方連日行動都集中二號橋300米至400米的路段。香港記者 攝

據網傳照片顯示,大批黑衣魔當時在校園內用懷疑生油、汽油和玻璃樽等製造燃燒彈。謝振中說:「僅僅在中文大學的衝突裡面,我們初步估算有數百枚(燃燒彈)。這個數目絕對是過去5個月裡警方見過最嚴峻、最多的一次。為何大學由一個做教育的地方,現在會變成一個兵工廠,有幾百枚的汽油彈在裡面?高等教育是孕育香港未來棟樑的地方,我們是否要容許這些地方變成兵工廠去孕育暴徒?」

中大聲明提及「雙方持續對峙」,又聚焦「校內多名員生受傷」及表遺憾,但完全避開黑衣魔違法從天橋高處擲物、危害公路及東鐵路軌安全在先,促使警方盡責依例執法的事實,被質疑偏袒涉暴學生。香港昨日查詢校方是否知悉及如何處理校園已變成「武器庫」問題時拒絕補充回應。

聲明續指,中大有責任保障校園內所有員生的安全,絕不容許任何形式的暴力或危害他人安全的行為。任何人如意圖利用大學校園作出任何違法或暴力行為,大學必須按照大學既定守則及法例,維護校園及所有員生安全。

她指出,中大各處路障全部是「同學」所起,亦沒有看到傷者或同學被困,強調救護車及同學一直可以自出自入中大,「我(12日)全日差不多十小時在校內各處觀察,絕大部分時間大家也可以安全地自由行走,也是示威者在築路障。」

蔡玉萍坦言,在11月11日上午,已確實有人從二橋投擲大型物品到東鐵路軌,正是示威者希望以阻塞路軌使公眾「被罷工」,大眾不應略去這個事實,又提醒學生受傷雖令人痛心,但所謂「war zone」、「屠城」、「大屠殺」等字眼並非合乎事實的陳述。

他強調,警方連日來接報吐露港公路遭堵塞,有證據顯示逾100名示威者在中大二號橋上向吐露港公路及東鐵線路軌掟磚及汽油彈,所以才引致警方到二號橋進行驅散,以防示威者危害道路使用者的安全。

暴徒在中大二號橋試用巨型彈叉發射「火彈」。大公文匯傳媒記者攝

李家超:大學非「法外之地」保安局局長李家超昨日在會見傳媒時表示,香港任何地方都受法律的規管,不希望學校成為產生暴力的地方,包括有不同的學校或大學的辦公室被破壞,又或發生毆打的事件,並嚴肅地強調,香港沒有一處地方是法外之地,包括大學。任何人如違法,警方有法定責任採取行動,「大學不應該滋生暴力。」

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謝振中昨日在例行記者會上指出,由前日下午2時許開始,黑衣魔逃回中大並在二號橋設路障,更不斷進逼警方防線,用汽油彈、硬物、弓箭、信號彈等襲擊警員。警方採取行動,是為了維護公共安全和道路使用者安全,但就受到部分人的無理指責。

今日关键词:陈一冰回怼恶评